以佛法心念反轉“錦鯉”幻象 ——再說當代青年人生非典型性面向的解脫之道

2019-04-01    作者:雋廬主人(太原)     已瀏覽:()
分享到:
閱讀模式

菩提動態·世界智慧日·智慧和生活

 

以佛法心念反轉“錦鯉”幻象

——再說當代青年人生非典型性面向的解脫之道

 

/雋廬主人(太原)

 

    “錦鯉”是2018年網絡流行語(由國家語言資源監測與研究中心發布)中影響極大的一個,與“佛系青年”一詞源于日本不同,“錦鯉”來自中國本土。

       2018年國慶期間,支付寶官方微博的轉發抽獎活動將中獎人命名為“中國錦鯉”,幸運的“中國錦鯉”獲得了“中國錦鯉全球免單大禮包”。錦鯉,本是一種高檔觀賞魚,極富觀賞價值,深受人們喜愛。然而,“中國錦鯉”的幸運獲獎與中國傳統文化中“鯉魚跳龍門”的說法產生微妙暗合。隨后“錦鯉”立馬走紅,網絡上掀起了轉發配有“錦鯉轉運”、“錦鯉祈愿”、“錦鯉保佑”、“錦鯉還愿”等文字的錦鯉圖像的熱潮,于是“錦鯉”成為“好運”的象征,網友甚至把運氣好的人戲稱為所在行業的“錦鯉”。后來,隨著熱度增長,“錦鯉”開始泛指在小概率事件中運氣極佳的人。

 

    “錦鯉”一向隱含了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中國民間傳統中,魚是人類社會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最早作為圖騰圖案被人們所敬仰,如半坡遺址出土的彩陶盆上的人面魚紋圖案,實際上是一種圖騰生殖崇拜,象征著祥瑞、吉利。魚水交融,則象征家庭幸??鞓?。在漢代前后,黃河鯉魚躍過龍門即可化龍的傳說,是中舉、升官等飛黃騰達的借喻。錦鯉到了唐朝大放異彩,因為“鯉”和唐朝的“李”姓皇帝諧音,因此鯉魚備受寵愛,錦鯉的名字也從此確定,開始作為觀賞魚被大規模養殖,魚袋、魚符在官員中普及開來,并且成為文人騷客揮毫潑墨的日常題材。后世傳統年畫中,以魚和金銀財寶相互環繞或肚兜娃娃懷抱鯉魚、手拿蓮花等圖案,寓意生活富足,連年有余。傳統中的“錦鯉”,以其受人崇拜、代表好運氣給予人積極期望等特征成為一種圖騰崇拜、神話傳說和民間信仰。

    然而,當“錦鯉”被新媒體用于營銷而瞬間走紅并發酵成使人迷戀、樂在其中的具有物質或精神回報無限可能的“錦鯉事件”之后,傳統文化中原本寄托美好生活向往的情懷,就成為當下社會青年們“如夢幻泡影”般的盲目狂歡。年輕人樂此不疲地轉發著有關“錦鯉”的微博:校園里,幻想“轉發楊超越,科二一定過”;職場上,幻想“轉發劉謙的壺,新的一年要什么有什么”;生意圈,幻想“轉發上上簽,會有意想不到的好事發生”;生活中,時髦“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跟過去的自己說聲對不起”;消費時,自詡“穿上××限量款,美成迪麗熱巴”……似乎人人皆可是“錦鯉”,小概率事件中的運氣演繹成了想什么是(有)什么的豪氣!

    由一個網絡熱詞而引發當下社會青年們對于“錦鯉”熱捧,實際上體現的只是一種“躺贏”式的撞大運心態:人生開掛,天上掉餡餅,不須努力就能心想事成。不勞而獲的空虛,遮蔽了努力的意義;人生失意的發泄,取代了奮斗的目標。錦鯉,不過是以虛擬現實的名義為時代洪流沖擊下的年輕人提供了一個狂歡的廣場。如果說,有誰相信運氣可以改變人生,躺著也能贏得人生,那樣的人生只能是一種幻象,只怕是一朝黃粱夢醒,白了少年頭!對此,我們需警惕和反思的是:媒體在網絡空間營造的“錦鯉”是否存在一些足以摧毀青年信念和心智的元素呢?答案無疑是肯定的?!板\鯉”幻象與“佛系”生活一樣,絕非當代青年人生的典型性面向,而是非典型性的迷途。

   “錦鯉”式的幻像和狂歡,儒家認為是后天“習染”而導致“性惡”,佛教認為是執著“三毒”而墮入“無明”,道家則認為是損毀“不足”而貪圖“有余”。一言以蔽之,是貪欲和愚癡蒙蔽了本來清凈的心性。

 

    世出世間的人生理想,不外是腳踏實地付出與回報。新時代,國家提出“幸福都是奮斗出來”的理念。佛教也奉行如是因、如是果的法理,通過因地的努力而自得善果。世出世間都有一種正能量,即為年青人營造積極向上的氛圍,堅定其信念和心智,激發“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的奮斗精神?!磅庺~跳龍門”的傳說,實際上也有逆流前進、奮發向上的寓意。在這方面,佛法的作用似乎更加體現了智慧的一面,《金剛經》上說:“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薄板\鯉”幻像無常,即如泡如影,風擊水成,從業緣現,豈能久???即如露如電,暫有即無,忽有忽無!明末高僧禪門臨濟宗憨山大師在《觀心銘》中說過:“觀身非身,鏡像水月,觀心無相,光明皎潔?!币馑际?,觀察身體,猶如執著外相,只是假名為身,不過如鏡中像、水中月了不可得。觀察心性,猶如放下外相,卻光明而圓滿。為什么不能執著于“有為法”而要放下“外相”?有為則有欲,相中會生欲?!板\鯉”幻像,由心性無明而生出非分欲望,此為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常人如何能承擔得動!

 

    為什么要倡導以佛法反轉“錦鯉”幻相?儒家講擔起責任,所謂“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佛教講放下執著,所謂“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道家講無為而無不為,所謂“不行而知,不見而明,不為而成”。世出世間,殊途同歸,都可成事。世間法講奮斗,幸福是奮斗出來的。佛法講“六度”,其為首者就是布施,福報是以“布施”法門修出來的:財布施,得財富;法布施,得聰明智慧;無畏布施,得健康長壽。畢竟世間誘惑太多,奮斗道路的艱難往往令人望而卻步;而用佛法來參照行事,可以說是既有目標,又有方法,佛法的智慧也就在這里。

    正如“佛系”生活、思惟方式帶來的消極避世人生觀,并不是當代青年人生的典型性面向一樣,“錦鯉”也不應該是。

 

    注:雋廬主人,一名文生,金石,祖籍山西晉源,1955年生于太原,文化學者。

 




上一篇:西安朝圣心得體會

下一篇:輪回里,終于遇見您

?

微信平臺

聯系我們

地址:山西省忻州市五臺縣臺懷鎮普壽寺

普壽寺客堂電話:0350-3354537 13593225901

五臺山普壽寺 版權所有 晉B2-20070001號

亚洲一级A片在线看_在线看a网站欧美a片久久_在线观看黄片?无码 色_又粗又硬又黄又黄一级毛片
<i id="nl7bv"></i>

      <span id="nl7bv"><dfn id="nl7bv"><noframes id="nl7bv">

      <b id="nl7bv"></b>
        <font id="nl7bv"></font><form id="nl7bv"><address id="nl7bv"><dfn id="nl7bv"></dfn></address></form>

          <ins id="nl7bv"><sub id="nl7bv"><del id="nl7bv"></del></sub></ins>

          <mark id="nl7bv"></mark>